哇学习机码字码得我想哭....往上一滑底下的字就没有了,而且还不能往下滑,导致我没法在检查完前面的内容没有错字之后继续看后面的错字...学习机的触碰系统还特别敏感,明明手指还没碰到屏幕就已经显示出来了...

当然这段字也是我在无尽凄凉中码出来的,学习机好像能感知我的手指温度,稍微离它近一点就各种qqpqalnnmzk诸如此类的乱码,

我的手机要是还在就好了,我的存稿,我的大纲,呜呜呜...

而且我的学习机是真耗电...现在都要没电了。

哭唧唧

啊我就知道颓了这么久肯定要掉粉的啦....虽然心很痛但是真的超级颓废....

最近刚去了漫展,又拿不到手机,电脑码字容易被发现,而且还要复习...

毕业党伤不起啊真的

每次一想码字就有声音驱使着我去打游戏....

如果我学习机耗电没那么快的话争取一会儿码个嘉金的小日常吧...还好还有学习机。

就酱,拖更半年真的很抱歉。

安哥,生日快乐。

我现在real崩溃。

作业还没写完,
还剩下两篇作文。

然而这都不是事儿,

重要的是我今天清手机内存的时候,
把我的文档删了!!删了!!
现在独自一人盯着空白的文档发呆。
连文带自家崽子的人设全都丢了。

我感觉我可能要死了(捂心口)

拖更使我快乐。

因为现在在要求自己码字达到2500+所以就很费劲😂😂不是不会写,只是嫌麻烦,语音输入太羞耻,还容易暴露腐女属性...

人生如咸鱼,永远喜欢粘锅。
我就像散沙,永远不想合聚。

抱歉占了lgbt的tag

我现在有点迷失,因为我现在没法确定我是同还是异。

因为我这个人吧,虽然想有个男朋友,但是我现在视若珍宝的是我亲爱的可爱的挚友~(吹爆她)
但我好像并没有往爱情那里发展的感觉,大概是我年少吧,还没经历太多事情。

但能肯定的是,渣浪那么做确实不对,爱情的成分里包含一切真心实意的互相爱,无论是bg、bl还是gl,他们都是互相爱的。

挺悲哀的是,我这几天一直构思的一篇雷安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些相处时的细节,(因为字数很多所以写的慢)放学之后光速回家就为了添上这点细节,结果渣浪给我来了当头一棒。

这里不要脸的说一句我喜欢的恋人之间的互称:

男&女:先生 太太。
男&男:先生 先生。
女&女:妻子 妻子。

不知不觉就清明了。
看着日历,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把笔记里的he文全删了结局改be(233)

最近在补天行九歌,少年二庄深得我心。(为二庄哐哐撞大墙)
迷域行者也不错,喜欢止痒哥。

如果我明天能把手机带去学校,我应该是可以码字的。
最近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自己该重新写写月红和酒晴了。

但是白苏...但是落兰和平丘...但是庄叔和赤练...但是雷总和安哥...但是方思明和楚留香...

啊好纠结。

【少暗/bl】过门

先生们女士们,万年拖更王诈尸啦。
因为时间不够九点多才刚开始码字加上一会要赶作业所以只有上半篇了,喜欢的点个红心觉得哪里不好的可提出建议~期待您的评论。
——分割线——
据在下前两天做的梦改编。
文笔渣,轻喷。
果然我写古风不毁也难看...

————
  自前几日与那和尚打过招呼之后,暗香就常常做梦。虽说做梦不是什么怪事,可每天都梦到同一个场景就不是件常事了。每日他都会梦见自己揭了张悬赏,被悬赏的是个少林的和尚,和尚的样子却模模糊糊,看不真切。暗香把悬赏纸揣在怀里,赶到寺院,门槛不知为何加得很高,跨不过去。但若是运了轻功飞行,又会撞到大门。暗香无可奈何,正欲硬着头皮从扫地僧所在的侧门进寺,却被人猛地抱起,偏头一看,是个少林,他逆光站着,看不清面容。
  “老兄,咱俩互不相识,你这是...”暗香涨红了脸,使劲推着少林的胸膛,好让他不靠近自己。
  “我说,虽然我们师姐经常管我们叫师妹,但是不代表我们没有人权!放我下来!”
  少林未做声,抱着暗香又拐回了大门,说来也是奇怪,原来那不得不抬高腿跨过的门槛,现在好像消失了一般,少林过去时,如履平地。
  嘛,毕竟是个梦,既然是梦,也就不奇怪了。
  被抱进门后发生了什么,暗香并不记得。且大多数时候梦境都只到进门后方醒。这时天差不多也亮了,暗香穿好衣服便出门做课业了。
   做课业时他碰到了少林,一身精装的僧人正在林蔓薇旁边打坐,脑袋上还有只淘气的兔子爬了上去。暗香看着潜心打坐的少林,不由得生了些小♂想♂法,他扬起手,“啪”地一巴掌打在少林光溜溜的脑袋上,而后火速隐身躲起。少林被吓得一激灵,阵法大乱,他起身望了望,突然大笑起来,笑声足可以称为“如雷贯耳”。路过的暗香师姐见了,差点没把他送到医阁去当精神病处理。暗香怕少林把师姐们都引过来,急忙现身,无奈暗香只好上去理论,结果就是少林笑得更惨,师姐们给他的眼神变得更腐,更gay。
   “好你个秃驴!我就知道遇见你准没好事!”暗香痛骂着,左手死揪着少林的耳朵,“你知道你这下子害的我不能去勾搭师妹了吗?而且连其他门派都知道了!我的脸皮都被你笑没了!还笑,你还笑!我我我揪死你!”暗香顺势又抬起右手,抓住少林的另一只耳朵,少林笑了那么久自然也该收了,他也顺了个势,掐起暗香脸上的肉。两个人扭打在一起,但实际上都留了一手,原因很简单,怕他疼。
   总之那天二人都伤亡惨重,毕竟掐久了虽不疼但都出了红印。暗香在华山的哥哥甚至都有点认不出暗香了。
  “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在掐架,想想还真是有趣啊哈哈哈哈...”华山的哥哥一边给暗香上药,一边学着少林,开始大笑。
   当晚暗香又一次经历那个梦时,他看见少林在笑,露出牙齿的大笑。
    “卧槽...这谁来着...?有点眼熟啊。”暗香在少林怀里疑惑地看着抱着他的僧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tbc——
  

我觉得劳拉和陆任...其实蛮配的...不过一直到影片最后看演员表我才发现路任是吴彦祖😂😂他那张脸一直黑乎乎的真的看不出来233

看电影的时候人很少,除了我和我爹妈以外只有两个姑娘,好像还有一个男人,记不清了。

看的时候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情,我妈害怕了,然后她把我3d眼镜扒下来了...扒下来了...

本想写些什么的,最终还是放弃了。

这段时间未曾更新,真的非常抱歉。

抑郁消极又回来了,还差点害得我又一次去死。

如果说以前我的胸膛里还跳动着些什么的话,那么现在可以说是死了。

但我一定不会放弃活着,
因为有像我母亲和我的挚友这样美好的人活着。

不过她(挚友)应该不知道我把她当作挚友了吧。
但是对于我来说她那么重要,重要到我无比害怕她离我而去,害怕她被别的人夺走,害怕她不再与我说话;害怕她受伤,心灵亦或身体,都不能。
而我母亲,她一直那么理解我,支持我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要是死了我根本就对不起她啊,对不起她为了我而那么坚强的活着。我又怎么能,那么轻易地越过天台上的栏杆,飞身下去,企图追随霍金。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心死了。
看这篇文章的人,对不起,给你们添负能量了。